驴友“生姜”在河南嵩山坠崖身亡

来源:大河报 发布:2015年11月16日 作者:刘昌武 张朝晖 人气:3638
2006年3月11日下午3时40分,郑州市19名驴友自发到少室山三皇寨探险,山上降雪,带头的“生姜”(网名)突坠悬崖!登封方面先后派出6梯队营救人员展开生死大营救。

  

   2006年3月11日下午3时40分,郑州市19名驴友自发到少室山三皇寨探险,山上降雪,带头的“生姜”(网名)突坠悬崖!登封方面先后派出6梯队营救人员展开生死大营救。次日,遇险的6名驴友获救,“生姜”不幸遇难。据“生姜”的爱人讲,“生姜”今年43岁,自小就酷爱登山运动,尤其对中岳嵩山情有独钟。而每登上嵩山, 他都会从山上捡下一袋垃圾丢掉,这个习惯“生姜”坚持了10年。因此,郑州市的驴友给他起了个别名——嵩山之子。得知“生姜”遇难的消息后,网友在为“生姜”痛惜的同时,自发在河南报业网八方论坛上开展了献花等悼念活动

  求助电话打进市长热线   3月11日下午5时50分,登封市市长热线电话骤响,一自称叫王枫的郑州游客紧急求助,他们一行19名驴友在少室山三皇寨探险,山上降雪,一位网名叫“生姜”的“带头大哥”在一个叫“大寨”的地方不慎坠下约20米深的悬崖,生死不明,急请救援!   “大寨”即玉寨山,是三皇寨一个没有开发的景点。三皇寨景区在少室山西麓,海拔1200米。从少室山到三皇寨顶,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挂在少室山的绝壁上,地势十分险要。流传诗云:“提步先吊胆,换脚莫眨眼。倘若一足失,就进鬼门关。”   下午6时05分,登封市主抓旅游的副市长杨戌超等迅速赶赴少林水库武术学校,与森林消防大队10名官兵会合。与此同时,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敏等带领武警消防大队官兵也火速赶赴现场增援

  救援人员急进少室山   10分钟后,山上的驴友王枫赶到山下。据王枫说,3月11日上午,驴友自发组织到少室山探险,不料山顶下起大雪,熟悉少室山的“生姜”把全部驴友分成两队,由他带6名驴友在前面探路,王枫等人在后面慢慢跟随。快下午4点时,前面的驴友突然打手机说,“生姜”掉下悬崖了,王枫等人迅速按原路返回,赶到山下打电话求助

  救援指挥部迅速成立,指挥长杨戌超指挥森林消防大队4名先遣队员火速上山,武警消防大队共10名战士,带上云梯、担架、绳索、急救包、氧气袋等紧随其后,与120急救中心的两名医护人员一起挺进玉寨山。在众人的揪心等待中,3个小时过去了。副市长杨戌超指挥工作人员与山上联系,手机打不通了!   据从山上下来的驴友反映,“生姜”坠崖后,他们在山上也曾多次报警,因信号不好,一直说不清楚。经调查,登封市110一直没有接到任何求助,只在6时04分接到市长热线

  被找来了解情况的当地山民说,山上网络覆盖不全,驴友们拨打的求助电话,有可能因没有拨打区号而打到了外地

  驴友家人上山营救被拒   夜里9时许,“生姜”的爱人在郑州市区接到驴友电话后,连夜和两个朋友驾车赶到指挥部,请求指挥部安排一个向导,他们也要上山营救“生姜”,被副市长杨戌超制止

  “生姜”的爱人介绍说,“生姜”今年43岁,自小就酷爱登山运动,尤其对中岳嵩山情有独钟,坚持到登封登山已10多年了,驴友尊称他为“嵩山之子”

  终于找到遇险驴友   迟迟没有山上救援人员的消息,林场副场长黄跃武主动要求带人上山,作为第三梯队增补救援。黄跃武在林场工作多年,对嵩山了如指掌,考虑到山上夜黑风寒,救援队员还给几名驴友和营救人员带上食品

  深夜11时56分,驴友王枫突然接到山上驴友的手机短信,说他们已经能跟营救人员对上话了。可山上薄雾迷漫,他们只能听到呼喊他们的人声此伏彼起,怎么也看不到人。山上风很大,他们冻得骨头都疼。据估计,山上的气温大约是-9°C

  指挥部终于接到山上营救人员的汇报电话,他们已经发现留守山上的几名驴友。但驴友所处位置并不是玉寨山,而是一个还没有被开发的风景区,人迹罕至,是绝对禁止游客进入区域。大旅行家徐霞客当年曾被困在这个叫“吸肚崖”的地方,险些丧命,因此徐霞客称崖底叫“险谷”。第四梯队人员迅速把100米绳索送到指定位置,但是不够。再送200米绳索上去,还是不够;又送300米绳索上去,还是不够;究竟需要多长的绳索?   很显然,无论是报警求助还是临场推测,由于夜色覆盖,结果都出现了失误。第四梯队向山下指挥部反馈消息,至少需要1000米长的绳索!     消防队员冒雪营救驴友   3月12日零时30分,营救人员准备好约1000米绳索,可是他们又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把绳索垂直放下悬崖,再把下面的驴友一个一个“拔”上来,无论是精疲力竭的营救人员还是体力已经透支的驴友,都是太艰难了,几乎没有安全系数

  情况反馈到指挥部,指挥部领导建议借助山势将绳索蜿蜒盘下,定点固定,先由营救人员沿绳索下到谷底,帮助驴友沿绳索攀缘到崖台上

  “上面20名队员放绳,下面20名队员接绳,大家的裤腿都结成了冰凌碴子,直到第二天上午11点多才结束。”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消防队员告诉记者,当时所有队员已经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气力,可是考虑到下面人的安全,拼了。“下面的人求生欲望帮助了他们,非常配合我们消防队员的营救工作。”     第六梯队增援“险谷”   3月12日上午11时30分,被困在“险谷”中的驴友用手机短信告诉山下指挥部,他们又冷又饿,已经支持不住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十万火急。指挥部迅速增加两套营救方案,增补两个梯队,一梯队沿少林水库直上三皇寨送绳索,一队从少林景区梯子沟包抄,到“险谷”为营救人员和被营救人员送去食品和饮料

  下午1时30分,山上传来消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营救,6名驴友在营救人员的帮助下,攀着绳索从谷底上到了崖台上,现在已全部被成功转移到安全地带!     今日入山运回“生姜”遗体   据下山的驴友讲,3月11日下午3时40分,“生姜”在探险途中,不慎踩着一块儿松动的山石,身体猛地失去重心,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滑落“险谷”。3月12日上午,经下到谷底的消防队员仔细勘验,确认“生姜”已经遇难

  遇险人员获救后,救援指挥部一面安排他们休息、吃饭,一面积极安慰遇难者家属,和遇难者家属及朋友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营救方案,决定今日早晨6时出发,在几个对“险谷”情况非常熟悉的当地山民帮助下进入“险谷”,把“生姜”的遗体运出来。       "生姜"遗体昨夜运下嵩山,网友自发悼念     (2006.3.14《大河报》刘昌武 张朝晖) http://www.hnby.com.cn/hnxw/yw/t20060314_445433.htm   6名遇险驴友虽然于3月12日下午被营救出嵩山“险谷”,可驴友的“领路大哥”生姜(网名)的遗体还在大山中。昨日早上6时30分,30名消防官兵和当地山民以及郑州驴友俱乐部部分成员再次走进大山。昨夜10时30分许,3月11日下午坠崖的生姜的遗体被运送下山

  清晨:30名消防官兵上山   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在登封市公安局少林派出所民警引导下,乘车赶到少林寺王子沟,只见登封市国有林场副场长黄跃武正指挥3个森林消防队员往几只塑料袋里装烧饼、矿泉水等食品。已经参加营救一天一夜的黄跃武面色憔悴,但仍很精神

  黄跃武告诉记者,3月12日下午,6名在零下9摄氏度的气温里守候生姜遗体一天一夜的驴友被营救下山后,指挥部很快就制订了运回驴友生姜遗体的方案。按照运送方案,13日早上6时30分,30名参加过前两天营救的武警消防队员和森林消防队员,赶到了少林寺王子沟。7时30分,队员们带着锤子、斧子、岩钉、滑轮、升降器、云梯和500米绳索,在武警消防大队中队长邢涛带领下,沿王子沟的深谷上山

  随从消防队员上山的还有6名当地山民,这些山民从小到大生长在三皇寨,对山上的地形非常熟悉。另外,来自郑州驴友俱乐部的3名驴友也随同消防队员上山。这3名驴友都具备非常专业的爬山经验,在得知生姜遇难的消息后,他们自发从郑州赶到登封,参与对生姜遗体的运送

  变故:原定方案被临时否定   据介绍,原来设计的启运方案有两套。第一种方案是提升,即在三皇寨吸肚崖上架设升降器,用滑轮把生姜的遗体从“险谷”中提升上来,再沿三皇寨步道下山;第二种方案是下放,即把生姜的遗体从“险谷”下放到谷底,然后从谷底走出,再沿三皇寨步道下山

  指挥部研究后认为,采用下放方案首先可以避免体力消耗,其次可以最大限度地节省时间。但消防队员在现场实地勘验后,才发现正如出事当天守候在生姜遗体旁的驴友所说的情况——“悬崖摞悬崖”,往下走根本无路可循。情况反馈到山下,黄跃武当机立断,决定采用提升方案

  “事先考虑到要启运遇难者的遗体,所以前两天营救驴友时使用的工具还原封不动地固定在原来位置。”邢涛对记者说

  现场:提升遗体用了4个小时   30名消防队员早上7时30分从少林寺王子沟出发,3个小时后到达吸肚崖平台。上午11时30分,4名消防队员抓住绳索溜下“险谷”,走到生姜的遗体旁边。对生姜遗体进行了细致的包裹后,下午1时30分,“险谷”中的消防队员通知上面的队员提升遗体。“从开始提升到把遗体放到平台上,我们整整用了4个小时。”邢涛疲惫地说

  “比原来预想的提前了一个小时。”登封市国有林场副场长黄跃武解释说,从架设升降器的位置到吸肚崖下面的“险谷”,是一条长长的峡谷。峡谷呈阶梯式,共有5个阶梯,每个阶梯的长度在30米到70米不等。从第五个阶梯到生姜的遗体,中间还有一条长约100米的碎石坡。“这个碎石坡是最危险的地段。”中队长邢涛描述说,脚下稍微用力,碎石就会松动,人如果不拉着绳索,在碎石坡上根本就站不住,一下子就滑下山谷了。“我们一手紧抓绳索,一手扶稳生姜的遗体,每挪动一步都紧张得要命。”   生姜的遗体被提升到吸肚崖平台后,6名山民抬着遗体沿步道下山,队员们赶忙收拾营救工具。昨夜10时30分,生姜的遗体被平安运送到山下

  山下:妻子家人翘首等待   3月12日下午,确信丈夫已遇难的生姜的妻子悲痛万分。在驴友们的呵护下,她当晚回到了郑州。昨天一大早,她又跟家人一起来到少林寺王子沟

  山里的风呜呜呼啸,山民们都冻得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但生姜的妻子和家人都默默地伫立在萧萧冷风中向山顶仰望,祈祷亲人的亡灵平安归来

  网上:众多驴友自发悼念生姜   生姜遇难!这一消息经媒体披露后,在郑州驴族中引起强烈震动

  在河南报业网八方论坛,网友阿雨贴出了生姜的大幅照片和悼念生姜的帖子

  山难发生后守候在生姜遗体旁的6名驴友中的一个昨日在河南报业网悼念生姜时说,2003年3月,他第一次爬嵩山连天峰时,认识了被人尊称为大哥的生姜。“3月11日,我第N次爬连天峰,还是跟生姜大哥在一起。我们从连天峰到翠华峰,下‘鲫鱼背’到‘险谷’,生姜身先士卒,一直走在最前面。大约下午2时40分,突然听到前面有石头落下的声音,我们在后面喊‘生姜——生姜——生姜——’没人答应!我们到达悬崖边时看到,那是一个近30米的深沟。‘我在悬崖边踩到了一块松动的石头……’当我们陆续下到谷底,生姜忍着剧痛如是说。生姜当时的面容很平静。直到5时17分,突然下起了大雪,他走了……”     生姜:被人称为“嵩山之子”   驴友生姜真名叫姜国进。据他的爱人介绍,今年43岁的生姜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嵩山,一直坚持了10年,他对嵩山流连忘返,情有独钟

  据驴友们讲,生姜为人低调、沉稳,郑州的一些驴友甚至没听说过他。但是,凡跟他一起出行过的驴友均对他的为人和登山技巧赞誉有加。“本来,凭他的技巧和经验不该出这样的悲剧,他当时只是想站在悬崖边儿看看下面有多深,没想到踩到了活石头。”参与此次探险的一位驴友对记者说,生姜痴迷于嵩山,对嵩山的角角落落了如指掌,他甚至给嵩山没有开发的每一个山峰都标上序号。现在驴友经常走的太室山“1号线”、“2号线”、“3号线”等都是他命名的。在生日里,生姜用上嵩山捡一天垃圾的方式来庆祝,“所以我们送给他一个称号——‘嵩山之子’。”一名驴友在采访中对记者说

  链接一: 关于驴友   “周末、长假,吆喝一声,背起行囊,一起到野外去,用我们年轻的心去体会大自然,这里是活动召集区——”这是目前流行于各大网站的驴友们的最强音。驴友,已成为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一个偌大群体

  我们通常所说的驴友,指的是那些以风景、人文、生活的体验或采风为目的的旅行者。谈起驴族的历史,驴友们当然要提到久远的徐霞客——“那可是一头最伟大的驴友。”郑州一驴友说

  打开驴族、驴友的相关网站,可以看到掌门驴、识途驴、独驴、虐驴、腐败驴等称谓,并进而演绎出驴嘴、驴腿等一系列专门词汇。目前全国各地都有驴友组织。记者试图摸清我省驴友的底数,驴友花骨朵笑了笑说:“不是啥固定组织,哪会有具体人员清单?”     链接二: 关于山难   据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仅2000年至2005年,全国驴友就因户外山难而死亡37人

  1992年,洛阳轴承厂的6名探险者成功登上太白山极顶。之后他们在山中意外迷路。无依无助的6个人在山中走了几天,最后4人死亡

  1998年1月21日,昆明市3名中学生在轿子雪山突遇暴风雪,迷失方向,因长时间寒冷、饥饿而亡

  2005年3月18日,一位网名叫狂风怒海的30岁男青年与另12名队员从杭州出发,去攀登临安清凉峰。19日,狂风怒海独自前往山顶,后坠崖死亡

  编后:   俗话说,无限风光在险峰。绝美的风景常常与极大的危险相伴而生。探险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在追求探险的刺激、享受风光的秀美之时,驴友们切切不可忘了安全。面对大自然,人的能力有时候显得非常渺小。作为一个驴友,除了要具备探险精神之外,精良的装备和专业的知识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探险活动不可能没有一点风险,但减少各种可预见风险的努力仍然十分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