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青天:起点中原 笑傲户外——记影响中国户外的108人

来源:户外时代网 发布:2015年05月29日 作者:户外时代 人气:33953
2006年,户外时代网与诸多网络媒体针对我国户外精英,进行了一次评比与选拔,并做了专题报道

人争一口气:进入户外的第一感受
 
在户外圈子里,笑青天的脾气耿直爽快是出了名的,而他能够日后统领河南户外运动,倡导并成立河南户外联盟,也与他的秉性有很大的关系。
 
1994年笑青天大学毕业后,进入金融行业新闻媒体。笑青天很快就在新闻媒体做的有声有色,1995年被外派到华南记者站,1996年又到西南记者站并任首席记者,1998年笑青天更换工作到另一家新闻媒体驻中原站站长。在媒体做得一帆风顺的笑青天还是在2000年底辞去工作,一脚径直跨入了户外行业。
 
笑青天当时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想调整半年,就是想找个理由放松自己,用他自己的话说“本性就是喜欢简简单单敢于放飞自己的人”。也许正是因为习惯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笑青天不想因工作而改变自己太多。于是不顾父母及朋友的劝阻,毅然辞去工作,开始了自己的驴行生涯。
 
笑青天至今记得自己驴行生涯刚开始时候的那段日子,点滴间都让他记忆忧新念念难忘的快乐的日子。起初,笑青天就是和新浪等旅坛的网友一起相约出游,“记得第一套装备还是从北京秀水购买的” 。而让他记忆忧新的不仅仅是快乐,给他快乐的那段日子也赐予了他沉重的创伤。
 
那是一次去四川海螺沟的旅行。带着欢乐的心情启程了。但是,笑青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一个无聊的问题导致了他中途退出。在旅途中,因为河南人的秉性好坏问题,笑青天与同行的几个人发生了激烈而在自己看来又沉重的争执。笑青天坦言,河南人并不是百分百的都是好人,但这和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是一样的,都是有好人有坏人,这个问题太愚蠢也无聊。而且,“河南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笑青天不能忍受那些缺乏理智的语言传到耳中,这些深深地伤害了他的感情。而让笑青天感受最深的是那次活动的发起人的一句话:河南人很好吗?你可以不和我们玩。笑青天一时无语,他没有想到组织一个活动的人竟然是这种素质,竟然是这样无聊。随后,笑青天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在他转身返程的时候,笑青天立下一个誓愿:发展河南户外运动。
 

                                笑青天在库布其沙漠

 抗起中原户盟的大旗
 
2002年以前的河南,户外运动规模小得可怜。直到2001年底,河南户外运动还处于孵化期,提前破壳的也只有寥寥六个地市,就是这六个市里面也只有5家店铺算是像样一点,可以称作户外店。驴友和俱乐部之间相互交流的平台主要就是“商都快旅”和“绿营”,而这两个平台当时的发帖量和翻帖量又是少的可怜,其中有一段时间,“商都快旅”几乎一周才翻一页。活动更是廖若辰星,装备销售也步履维艰,全省一年的销售量不到20万。
 2002年初,笑青天邀请驴行中结识的几个河南驴子一起回到家乡,就凭着这几个人的激情和力量,依托“商都快旅”这个平台,开始进行有组织的户外活动,不管风吹雨打,每周定期聚会,定时出行。总算工夫不负有心人,不到半年,人气排到“商都快旅”第一位。
 万事开头难,笑青天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期,人气聚拢了,后来的人员就呈几何倍数膨胀,笑青天的脸上开始展现出笑容。尽管形势比之原来好得多,但是笑青天明白,这不是自己所想要的一切。此时的他,犹如登高望远的人,视野开始向外延伸了。尽管笑青天当时还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步骤,只是蒙胧中意识到户外运动象一个热气球,随着热量的增加,不断的展开,逐渐攀升一个高度,最终升到空中,飞往理想的地方。一旦有了一个高度,过去和目前的事物都难以欣赏了。也就在这时,笑青天那颗不安分的心开始谋划如何更快的提高河南户外运动。
2002年6月,笑青天结识了南阳飞鹰(目前是国内知名装备评论家),并就河南户外运动的发展展开了探讨。虽是机缘巧合,他们想法却是不谋而合——成立河南户外联盟。河南户外联盟的成立,标志着我国第一个有组织的户外运动联盟体系诞生了。
 
河南户外联盟
 

在今天,户外运动还是存在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早期的户外运动的脆弱更是可想而知了,如何能够使户外运动健康的成长是诸多业界人士都在思考的问题。河南是个内陆省份,省内的物质生活水平比起与身边的沿海省份来说还是比较落后,参与户外运动的人群也不固定。考虑到这种情况,笑青天意识到,如何有效的规避风险,并坚持下去,已经成为刚刚起步的户外俱乐部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这也很快成为了大家的共识。
 正是有了这个共识,当时参与的人也就产生了这样的认识:把有限的资源有效的整合起来,充分的发挥出共有的能量,大家可以从中获取共同的利益。(现在也有人说,先把饼做大了,然后再考虑分饼的问题)这才是保证发展的基础。
 河南户外联盟在成立的时候,眼界放的就很开阔,没有停留在组织活动这一低级层面上,成立联盟主要的目标是货物互调、路线共享、异地车辆安排、异地领队配备等几点。这些设想在今天看来也是很深入的了,可以说应该是横向联合与纵深发展并具了。回过头去看看当初的这些决定,笑青天有些谦逊的表示,当时的思想还不太成熟,但是,在当时的户外市场,仅仅这些已经足够满足大家的期望了。
 2002年10月,经过三个月的联络和协调,河南现有已经展开户外运动的郑州、洛阳、南阳、焦作、平顶山、三门峡六个地市的户外运动倡导者或领队,在平顶山市召开了河南户外联盟第一次会议。联盟设立了管理组作为联盟的常设机构,管理组下设装备和培训两块,由笑青天负总责。
 河南户外联盟的成立过程民主色彩很强烈,甚至就是每次会议所在地的选择上都体现着这一点。郑州市是全国的一个大的交通枢纽,但是郑州在河南省的位置偏北,不在中心位置上,考虑到地理位置的因素,联盟联盟的第一次,也是联盟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一次会议在平顶山市召开。
 联盟成立了,如果说联盟成员就象一片向日葵,那么笑青天这个领头羊就是如何让自己能够像太阳一样引导大家,有目的、正确的去发展。笑青天也坦言,自己明显感到这份责任的重大。

                        笑青天在四姑娘雪山

 
强势的领头羊
 
河南联盟从成立到如今,已经走过了4个年头。联盟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其中有四点直接关系到联盟能否生存下去:
 第一是培植和开拓市场。联盟成立之初,河南十八个地市才有六个地市开展了户外运动,尚有三分之二的市场是个空白,如何填充这些空白点,并让之成为联盟成员。笑青天当时调用了各种关系,只要这些空白点有人愿意尝试,立刻给予大力扶持。为了让省内户外运动能够快些发展,有些空白点甚至是笑青天从省会郑州直接派到那里的。于是也就有了这样的一幕幕,在一些活动中,刚起步的这些空白点只有发起人孤单影只跟随其他队伍出行。在其他队伍到家后,他们还在为晚上转车返程而成为问题。就是这样,河南户外联盟一步步艰难而坚定地一路走来。
第二协调各地成员之间关系。因为联盟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俱乐部组成的,联盟与成员之间既有利益,也有矛盾,大到协调各地市成员之间不利于发展的问题,小到协调当地的派别与利益关系无不需要协调。因而笑青天笑称:其实,领头羊就是协调员,哪里有问题,他就奔向哪里。他有时不得不放下工作,下到地市解决问题。有些问题好解决,有的问题就不是说说就能了事的,笑青天的做法是实在不好解决的,就实行强制措施,谁有理就扶持谁。
第三装备问题。联盟不但是俱乐部联盟,同时,也是装备联盟。这两点很大程度上是相辅相成的。联盟初成立时,各家经销品牌杂乱,销售不成气候。后来,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现这个严重问题后,就开始以联盟体的形式开始给厂商协商,慢慢争取比较知名的品牌,并实施统一宣传、统一进货、统一价格、统一销售的战略方针。并有专人监管这些制度的实施。一旦发现违规行为,将停止货源共享的资格。一方面保证了厂商名誉不受损害,增强对联盟的信心。另一方面也保证联盟的信誉和其他成员的利益不受侵害。这也是后来国内某些户外商会成立的原因吧。目前,联盟经销的品牌从杂乱、外贸转型为中高档专业知名品牌。主要有HIGHROCK、TrekSta、沃德、雪狼、花岗岩、PURELAND等等。
第四活动问题。为了更好的推动河南户外运动,联盟义务为自己的成员争取户外赛事和景点让利活动。甚至于某些时候,自己还要垫付路桥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户外运动、参与户外运动,从而达到推动和发展户外运动。
 在联盟成立之初,有过一次较大的争论,那就是联盟发展的方向。有的成员认为,应该以组织户外活动为主,户外的俱乐部不组织活动
干什么?另一派则主张做装备(户外产品),因为产品才是赢利点,没有赢利就不能生存!何去何从,考验着这个刚刚上任的“盟主”。笑青天没有急于肯定一派否定一派,他同成员商谈后决定两派都保留,都是联盟的发展方向,只不过分成了联盟的两个部分。后来证明,这是明智的决定。没有活动的带动,产品也就没有了市场;不做产品,大家可能就没有赢利点了。
 在采访当中,我笑着对笑青天说:“看你处理问题的方式,感觉你很强势啊。”
 笑青天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想了一下慢慢地说:“这也不能说我强势,只能说明联盟的成员都很有大局意识,只要是为了联盟的利益就敢于妥协,就敢于忍辱负重。”笑青天讲了一个故事:
在他青年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美国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当时乔丹所在的芝加哥公牛队的薪酬分配,在外界看来真是有天壤之别,乔丹的薪酬近2000万美金,而第二主力的皮蓬也就是800,900万美金,其余的无名队员薪酬真是少的可怜了。但是大家都还是在做,在努力认真地做,不是大家都傻,恰恰相反,大家都很清楚,“公牛”之所以是“公牛”那是因为乔丹,乔丹的所得是应该的,只要公牛队能够拿到名次,大家就都有钱赚。如果内讧,那就会坏事,那是对手所希望看到的,对手所希望看到的恰恰是自己最不应该做的。
“那你认为自己是乔丹吗”我跟着问了一句。
 “不是。”这次笑青天回答很是干脆,“我想说明的是,我们联盟的利益是最高的,有了联盟的利益才会有大家更大的利益,这是联盟成立之初就已为大家所明确的了。既然大家选了我这个‘盟主’我就应该对得起大家,如果我只会和稀泥,我想我也就不要呆在这个位置上了。眼光放远些,其实,现在的户外规模依旧是小的不行,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掀起波澜,因而河南户外联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一定的管理一切都是空谈,而一个松散的形势化的河南户外联盟也注定是走不远的。”
 笑青天强势的管理风格可能来源于他一次户外活动的经历。那是2003年元旦,笑青天带队穿越太白,当时已是大雪封山,行走困难。第二天下午,因一名女队员身体不适,整个队伍被迫临时改变计划,扎营休息。可是,一名队员却不听劝阻,独自前行。笑青天没有进行强有力的制止,夜幕来临时,笑青天又实在放心不下,就派出一队人员去寻找。在对讲机与队组相应有效范围内又陆续派出第二队和第三队寻找。最终第二队找到了那名不听劝阻的队员。当时的他已经绝望了。他迷路了,并不停的在一个固定范围内饶圈,也就是传说种的“鬼打墙”。午夜时分,听到不远处群狼此起彼伏的嚎叫声,吓得众人不敢再入睡。第三天,为了尽早走出太白,他们一早就起床,一直走到凌晨2:30才走到汤屿景区内有公路的地方。之后很长时间里笑青天都感到后怕。这个事件的教训给笑青天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强调,日常和出行时都贯彻团队精神,并加强团队意识和管理。
 
 走出河南:心有多宽,地有多大
 
“我的心愿基本达到了,当初的誓言也基本上都实现了。”笑青天长出了一口气。从他的脸上能够看到他内心里的笑容。
 河南户外联盟经过四年多的发展,直接填补了八个地市户外运动空白点,大力扶持和推动了四个户外运动新兴地市,目前达到河南十八个地市无一没有户外运动的格局。不但如此,随着当地户外运动的发展,河南户外联盟还分别设立了“河南户外登山队”“河南户外探险队”“河南户外救援队”等机构。河南户外运动目前搞的如火如荼,呈现出蓬勃发展趋势,有15个地市户外俱乐部都在三家以上。河南户外联盟虽然不是正规的协会管理机构,但却变相的担负着协会的职责,行使着指导、管理和推动着河南户外运动的发展。
 得陇望蜀,其实这句话也有很正面的意思。虽然心愿达到了,笑青天却没有满足感,反而有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感觉。他说:随着我的目标实现,自己的野心却越来越大了,自己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了。
 在笑青天的规划里,下一步河南联盟降分三步棋走,第一,继续普及和推广户外运动。争取在2008年奥运会来临之前,把户外运动推广和安足到50个县镇,目前已经实现了新密、新郑、偃师、新野、汝州、西华、项城、卫挥、虞城、民权等十个县市。
 第二,走出河南,广交朋友。之前我们虽然走过许多地方,结交了一些朋友。但这些都还不够。通过湖北模式,我发现我们落后了。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笑青天甚至有些耿耿于怀,河南户外联盟作为中国第一个联盟体系,实力和能力都不亚于湖北(代新华等倡导并建立的湖北联盟所引发的‘湖北现象’——作者),甚至于某些超过了湖北,怎么国内户外出了一个湖北模式,而河南联盟的知名度却不高?可能笑青天有些不服气,但他还是将寻找问题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问题在于我们身上,所以,我们要走出去,与国内诸多户外俱乐部或是户外组织达到互联、互动、互益的目标。”
第三,建立更完善的装备联盟管理体系。为了联盟代理品牌价格能够有效控制,联盟把自己的装备商每个地市只设立一家,好处是价格得到了控制,市场不再混乱,坏处是销售受到了一定量的影响。鱼与熊掌能否兼得?这是笑青天下一步所要考虑并进行进一步改革的问题,他透露,下一步和南联盟也将尝试着进行同等规格同等销售的方式。

                       笑青天在巴丹吉林沙漠 


笑青天虽说没有得意非常,却也是春风迎面了,我看着他问了一个本不想问的问题:“有人说,现在的户外俱乐部是‘赔本赚吆喝’,没有利润。这样大张旗鼓的发展户外俱乐部形式的联盟,你觉得没有风险吗?”
 “的确,现在,许多俱乐部说自己、甚至于这个行业是‘赔本赚吆喝’,我也听到过这种声音。”但是笑青天旋而就否定了这种态度,表明自己“不敢苟同”。他认为,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是心理上的问题,他还笑着反问:试想,如果众多俱乐部经营都为负值的话,那他就不吆喝了,而是关门歇业了。所以说,利润还是有的,只不过利润空间比其他行业小了些,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造成心里不平衡罢了。而且,户外俱乐部是根本,没有俱乐部聚拢人气,户外产品就会没有市场。
 但是,当下的户外俱乐部的确存在着问题,笑青天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掰着数:一是没有保障。现在流行一句话“谁为户外安全买单”。而这句话最能体现的就是保险,目前决大多数省市都没有登山险种。没有保险,俱乐部就不敢放心大胆的去收取费用。如果有相关保险了,俱乐部不妨多收取一些。遵循一个原则,愿意依托俱乐部游玩的,他们就不在乎你收取的相关费用。“当然了,不要太黑啊。”笑青天笑着补充了一句。他的公司是河南最早签订有攀岩、速降、漂流、拓展险种的公司。但是,却没有登山险,同时,也就不敢收取日常活动的相应费用。第二领队素质不高。户外常识的匮乏、户外技巧的欠缺,直接阻碍了俱乐部的发展。第三抱残守缺。许多俱乐部还停留在原始的以活动促销售的方式。这样太累,而且没有利益可图。应该尝试纵向发展,研发项目,来真正的让俱乐部发挥其特性。比如夏令营、拓展训练、设计和建设户外活动相关设施等。整体来说,户外俱乐部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向专业化、科学化、多元化等方向发展。
“现在的户外不是‘赔本赚吆喝’的问题,因为中国的户外甚至还只是个萌芽,连个像样的规模都算不上,想想吧,一片几乎空白的市场会有多大的商机?多大的潜力?中国的户外市场必将会做大、做强,早伸手去做的人可能会因为培育市场而付出一些代价,但是,市场最终还是这些人的。”笑青天的这句话似乎是在做演讲,但是经过几次接触,我知道,他就是那种有豪言也有壮举的人。
或许是做了“盟主”考虑事情就变得周密,又很大气。或许是因为他能够周密地考虑问题,又很有魄力才被选作“盟主”,无论怎么说,笑青天现在的确同一个具体的俱乐部的主宰者有着明显的差别了,尽管他自己也是一个俱乐部的掌舵者。
 
后记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笑青天给我放了成龙的一首歌曲《壮志在我胸》。歌曲放完之后,笑青天说人活的怎么样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决定的,看看成龙,就要52岁的人了,可还是拼打在影幕,从一个跑龙套的小仔变成国际巨星,这不是一个用运气能够解释的了的,那是成龙一拳一脚拼出来的。我们何尝不是如此?何尝不应该如此?


附 笑青天 简历姓名:陈学政;  网名:笑青天   ;学历:硕士; 区域:郑州

1994—2000年,从事新闻媒体工作.2000年起从事户外至今,一直致力于培育和推动河南户外运动的发展.是河南户外运动健康发展功不可没的领军人物.

资质及荣誉:  河南户外联盟网创始人之一、河南户外登山队创始人之一、河南户外救援队创始人之一、河南户外科学探险考察队创始人之一、国际红十字会员、国家持证户外领队、国家持证拓展培训师、国家持证定向指导员、国家持证裁判员等.

现任职务:河南省登山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兼登山探险委员会主任、河南省户外联盟会长、河南户外登山队长、河南户外救援队总指挥、河南户外科学探险考察队长、河南户外网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