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产业的商机与危机

来源:互联网+体育 发布:2017年09月26日 作者:互联网+体育 人气:347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诗人眼中的冰雪美景令人心驰神往,而在投资人和从业者眼中,“冰雪”既是美景,更是白色金子,冰雪产业蕴含着无限的商机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诗人眼中的冰雪美景令人心驰神往,而在投资人和从业者眼中,冰雪既是美景,更是白色金子,冰雪产业蕴含着无限的商机。

 

商机:产业链条上每一个环节都是盈利点

 

冬奥会的举办和迈向体育强国的目标,令曾经乏人问津的冰雪产业开始成为资本和企业的宠儿,各方都希望能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块蛋糕。新浪高层同样看到了冰雪产业的巨大潜力。基于此前成功创办3V3篮球联赛,新浪体育在2015年底开始筹备冰球、高山滑雪等冰雪项目联赛,并且联赛已落地执行。

 

新浪高级副总裁,新浪体育事业部总经理魏江雷介绍称,目前北京中学有6支冰球队,数量不算多,因此新浪体育冰球联赛主打U8U10U12三个年龄段。新浪体育在今年3月到8月,已在12个城市成功举办冰球赛,吸引了740支队伍参赛,在参赛选手中有1100名来自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

 

在魏江雷看来,如何打通U12U18的冰球联赛是冰球产业发展中一个重要环节。他表示,新浪并不排斥其他民间企业布局冰雪行业,只有足够多的企业参与其中并且做出成绩,冰雪产业才能真正做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正如魏江雷所言,众人拾柴火焰高。近两年,掘金冰雪产业的企业越来越多,而且企业类型也多元化。既有来自房地产行业的,也有来自传统金融保险行业的,冰雪产业链正在被不断拉长和拓宽。

 

新华人寿副总裁黎宗剑认为,冰雪运动参与者的保险意识应该被重视起来,北京冬奥会要重视保险的作用,因为保险可以为赛事组织和个人提供极其强大的风险保障。

 

我提议,赛事组委会一定要跟保险公司多多商讨各种保险方案,为运动员、组织者、志愿者、媒体单位以及所有跟体育相关的活动购买保险,为体育赛事保驾护航。黎宗剑愿意以保险、或者赞助的方式参与到冬奥会中。

 

黎宗剑还透露,不仅是新华人寿保险,中国的200多家保险公司中,大部分都愿意用他们的资本和机制参与和支持北京冬奥会,为冬奥会成功举办提供保障。

 

而从事保险工作十多年的保险行业精英、目前任职青鸟体育高级副总裁的田萌也曾有过相似表述。田萌认为保险行业是一个稳步上升的行业,但是前几年体育产业发展起点太低,在当时的环境体育保险没有合适的生长空间。但是现在体育产业正处于史上最好的发展机遇期,因此已经有公司开始布局。

 

除了新华人寿这样的保险业巨头外,一些互联网保险公司也开始涉水冰雪运动保险,保准牛就是其中之一。保准牛商务经理杜啸说,冰雪产业背后的商机吸引公司对其进行布局。

 

杜啸认为,体育产业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是流量不发愁,变现很难,保险行业的特点则是只要有流量,变现相对容易一些。两者正好可以取长补短,而且在体育产业发展越来越好的态势下,体育保险一定会慢慢被人接受。杜啸表示,在国内体育保险刚刚起步,但大家的保障意识会逐步提高。

 

杜啸表示,就冰雪运动而言,大众对其的认知是风险系数较高,这就导致冰雪运动跟保险有着先天的高度匹配度。保险很容易从冰雪产业万亿级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在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后,体育培训市场也随之风生水起,市场规模逐年递增。截至2016年底,体育培训市场体量已达856亿元人民币。按照国家在《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描绘的宏伟蓝图,到2020年体育产业可达3万亿体量,体育服务业将超过9000亿元人民币。届时,作为体育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体育培训市场体量保守估计也会达到1000亿元。

 

冰雪运动作为消费水平较高的小众高端项目,其客单价、消费者黏性都将是优势所在。在C端服务中,滑雪培训是一个大类。目前,国内滑雪培训被分为:大型雪场自营培训、第三方机构和小型室内滑雪场的培训、专业俱乐部和运动队培训。

 

滑雪培训利润很高,国内主要以雪场自营培训为主。万科松花湖滑雪场上个雪季,教学人次达2万,营收1000万元,占总收入的八分之一。

 

培训中的高利润吸引着各大雪场都在陆续引进国外教学体系。未来,如果练习型人群比例逐步上升,营收会更高。第三方培训机构如魔法滑雪学院今年推出了儿童冬令营,一个月的营收就达到了400多万元。此外,市场上一些针对高水平用户的小型培训俱乐部,营收情况也很可观。

 

万科作为较早布局滑雪产业的巨头之一,也认为冰雪培训将会有良好发展。据北京万科企业有限公司户外营地市场总监孙中秋透露,目前,万科儿童滑雪项目全年培训约3000人次,其中基础版价位4680/人,进阶版课程5280/人,中外交流课程价位在5980/人,各个课程的报名人数比例大约为6:3:1,报名的儿童大多数会选择基础版和进阶版,出国交流的人数还比较少。

 

这几类培训机构组成了培训领域的金字塔,最底端的大众交给滑雪场做;中间部分大多是滑雪准爱好者,特别是青少年居多,这一领域是创业者的机会;最上层是滑雪发烧友,相对来说市场规模不及前两个。当下层体验人群开始慢慢向上转移时,市场会更加巨大,创业者的机会也更大。

 

随着滑雪者培训市场的兴起,滑雪教练的培训、考核、认证市场也会出现更多的商业机会。教练是滑雪行业的核心,但是现在国内大多数滑雪教练没有取得国际雪联下的教练体系认证,所以这一市场是潜在的蓝海市场。

 

致力于发展旱雪的张力君称,旱雪的出现让四季滑雪成为了可能,这也导致冰雪项目的培训市场从冬天一季变成了四季。

 

滑雪培训市场的火爆,反映了冰雪产业在C端受欢迎的程度,也预示着创业者和投资人在其中有大作为的空间。培训市场的发展也让中国冰雪运动人群不断壮大,从而使得整条产业链上的创业者都受益。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体育总局装备中心原主任马继龙今年公开表示,2022年冬奥会申奥成功后,中国冰雪产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外部条件。通过调查他发现,冰雪运动爱好者与普通体育爱好者的消费水平比例大概为5:1

 

IDG董事长熊晓鸽认为,消费升级在冰雪运动上面体现得尤为明显。冰雪项目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个高档项目,消费水平要远远高于其他体育项目。

 

另一位投资人潘石坚则算了一笔账:目前咱们国家上冰雪的人数,乐观估计在1500万到2000万,而我们国家的目标,是三亿人上冰雪,在客单价几乎不会发生大变动的情况下,消费者数量翻了十几倍,这就充分说明,冰雪产业市场的上升空间非常大。

 

危机:各自为战,人才短缺,后冬奥会的阴影

 

在我看来,冰雪产业最难的一点也是商机最大的一点,就是资源整合。姜国峰建议,做旱雪的可以和做培训的合作,做室内造雪的可以和做室外造雪的合作,这会对行业起到推动作用。

 

但是现实情况是,大家现在并没有找到一条有效的互赢合作方式。姜国峰说:现状是,滑雪的就挣滑雪的这一份钱,滑冰的就挣滑冰的这一份钱,行业人各自为战,比较闭塞。

 

对于盲目入局的非冰雪专业出身的人,姜国峰的忠告是:冰雪产业是需要踏踏实实做的产业,不要幻想进入就能一块钱变成两块钱。

 

其实布局冰雪产业很需要资金支持,但是到现在为止,姜国峰还没有考虑过对接社会资本,原因是他觉得自身发展还没有达到对方提出的要求。

 

一旦投资方进入,我们不能只经营三四个月,如何解决四季运营问题,我们还没想好;另外,四季运营后,冬季的财务报表要和其他三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一样,一旦有较大波动,会出现运营上的危机。姜国峰说。

 

同时,他表示,滑雪、滑冰的危险系数并没有大众想的那么高,有数据表明,滑雪遭受意外伤害的概率,比游泳还低。姜国峰希望能够向大众普及滑雪的安全知识,让滑雪运动爱好者以及观望的大众意识到,滑雪和滑冰的风险是可控的。

 

姜国峰对从业人员的素质也抱有很强的危机意识。这个行业一定是需要顶级人才进入来带动行业发展,但是滑雪行业、冰雪产业里的顶级人才太少了。他说。

 

那么,人才缺乏问题是否能够通过高校培养来解决呢?据了解,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2015年成立,今年夏天才会有第一批毕业生。而在今年6月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举办的为期两天的2015级学生顶岗实习双选会上,冰雪相关专业的学生被各用人单位预订一空,多数企业当场与学生签下了录用协议。

 

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校长杨永生坦言,至2025年我国冰雪专业人才缺口或达十万人。基于这样的形势,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基本实现了学生的订单式培养。

 

据实习生反映,这些实习岗位月薪从数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用人单位对于学生的基本素质也很满意,亚布力滑雪场的参会代表表示,学生的知识水平和实操技能都比较好,而且上手很快,企业比较满意。

 

除了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外,首都钢学院、北京体育职业学院等高职院校也都开设了相关课程。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筹备2022年冬奥会的背景下,这类院校将为高水准冰雪体育服务人才的培养储备起到重要作用。

 

此外,综合性人才如何培养更是大家关心的重点。首都体育学院招生就业处处长郑钢说:首都体育学院没有盲目跟风去培养运动训练专业冰雪运动方向的人才,而是培养其他专业的冰雪运动方向的人才。

 

据郑钢介绍,首都体育学院着力培养冰雪体育师资、冰雪防护师、导滑员、救护人员、冰雪运动指导、冰雪场馆运营、赛事组织管理及新闻报道等应用型专业人才,以满足北京冬奥会及冰雪运动进校园、体育产业发展等对专业人才的需求。

 

记者简单估算了一下,如果是2017年招收的入学新生,正好可以在2022年初的冬奥会举办之前毕业,那时冰雪运动的热度将是最高,就业前景最好。但是一旦冬奥会过去,这些冰雪运动方向培养的高校人才是否将面临无事可做的窘境呢?

 

郑钢对此并不担忧,他认为冰雪运动方向培育的学生,都是在相关专业的基础上增加内容,所以不会出现这个问题。比如体育新闻系的学生,新闻学的基础课程都还会涉及,并不会只学习跟冰雪运动有关的课程,所以冰雪运动方向培养的体育新闻学学生,既可以报道冰雪,也可以报道其他赛事。郑钢解释说。

 

目前冰雪人才需求类型主要有以下几类:冰雪赛事组织管理人才、冰雪场馆运营管理人才、冰雪运动竞技人才(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以及科研服务团队)、冰雪场地工程维护人才、冰雪服务类人才,以及冰雪产业开发人才、冰雪教师等。在冰雪运动大热的潮流下,冰雪人才培养肯定会成为各个高校以及各个冰雪企业内部工作的重中之重。

 

然而顾虑和担心还是存在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校教师说:今年招生这么火爆,明年就不好说了,毕竟2018级新生赶不上冬奥会。

 

采访后记

 

熊晓鸽在冬博会平行论坛冰雪产业争霸赛上展现出来的对于冰雪产业的态度,似乎可以代表每一个参会人员的内心想法:冰雪产业的发展让人叹为观止。各位可以去会场展位走一圈,你会看到好多你叫不出名字、不知道其用途的设备。

 

对于冰雪产业而言,契机和商机尽在眼前,危机也从未走远,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对于中国的冰雪产业人来说,没有比脚更长的路,也没有比人更高的山,征服白色经济的高峰需从脚下做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